“纸上的老虎” ── 巴黎集美博物馆朝鲜王朝画展

“纸上的老虎” ── 巴黎集美博物馆朝鲜王朝画展

“纸上的老虎”
巴黎集美博物馆朝鲜王朝画展

朝鲜王朝绘画用优雅的笔触描绘出贵族生活方方面面的情景,虽然是贵族的生活,但是非常简单朴实,充满着对大自然的热爱。


为了纪念法韩(确切地说是和朝鲜王朝)建立外交关系130年,今年秋天起会有85项韩国文化艺术活动在巴黎举行。2015年10月14日至2016年2月22日题为“纸上的老虎”的画展在集美博物馆展出,向观众展示五百年间的朝鲜王朝画作。

1886年在法国驻李氏朝鲜王朝的使节Victor Collin de Plancy的帮助和朝鲜王朝的资助下,传教士Charles Varat为Trocadéro博物馆(Musée du Trocadéro)收集民族志,开始购买朝鲜王朝的文物,以便在巴黎让人们更了解朝鲜。他的收藏很广泛,包括绘画、雕塑、还有服饰、脸谱、家具等,重点收藏与佛教和萨满教相关的文物。

1889世界博览会之际,Trocadéro民族文化博物馆推出Varat收藏的李氏王朝文物展览。

1891年这一文物收藏移到集美博物馆并在1893年开设朝鲜文物展厅。

 

集美博物馆朝鲜文物收藏专家、展会专员Pierre Cambon ©TasteOfLife

为什么要专门设立朝鲜文物展厅呢?

据集美博物馆朝鲜文物收藏专家、展会专员Pierre Cambon讲:“设立朝鲜文物展厅是为了向人们介绍完整的东北亚国家的文化,虽然中国是各国的参照,但是中国、日本和朝鲜文化各有千秋,不同的民族对文化都有不同的感受。同时中日战争和此后的日俄战争,朝鲜国是这些战争的中心,法国对这两次朝鲜国在其中起的作用都很感兴趣。

这次的展览是想把中日韩三国之间的联系展现出来。比起朝鲜王朝的这些文物,在法国大家对韩国的当代艺术和电影更熟悉一些。大家对日本比较熟悉,经常把中国的文物当成日本的,或者对那些从中国学来后被日本人改变了的东西有一定了解,但是人们经常把朝鲜这个中间环节给忽略了。”

集美博物馆中的朝鲜绘画收藏是韩国以外最多的。在这次的展览上展出五个世纪的朝鲜王朝绘画。

130幅杰出的朝鲜王朝时期(1392-1910)作品反映了从14世纪到17世纪朝鲜绘画的变迁,从画轴、到绘画、画册、屏风、陶瓷、瓶、家具,涵盖宗教或世俗的主题,展示了儒家文化熏染之下的社会生活和信仰、王室的行为礼仪等。

展览的物品体现了李氏王朝600年统治的三个主要阶段:黄金时代(十五至十六世纪);启蒙时代(十七至十八世纪);朝鲜之道(十九至二十世纪)。

《花卉 Chaek’kori》,八扇屏风,纸上彩绘。高131,5 cm,宽242,5 cm。李氏王朝时期作品。

“纸上的老虎”的由来

Pierre Cambon说:“朝鲜王朝一直是在中国的庇护下的主权独立的国家。受到中国文化影响。”

黄金时代李氏王朝希望建立一个理想的王国,文明的王国,也是在这个时候创立了朝鲜文字。绘画山水和动物,主要是一些宋代山水,陡峭的山岭,仙山云雾,但比中国画有更鲜活的视觉表现力。写实花草禽虫非常细腻,同时富有诗意,把世界描绘成花园一样。用优雅的笔触描绘出贵族生活方方面面的情景,虽然是贵族的生活,但是非常简单朴实,充满着对大自然的热爱。

在黄金时代之前,世俗画都被毁掉了,三国时期(公元一世纪至七世纪)的壁画除外,壁画上有弓箭手骑马追老虎的画面,只剩下描绘佛教和萨满教故事的绘画了。

在萨满教和佛教中老虎都是被画在山神(Sansin)左右。在朝鲜王朝时期很多寺庙都设山神庙供奉山神。老虎在老百姓眼里与朝鲜民族始祖檀君的传说有关,有时候画在成仙的道人身边,更多的还是一些山中祭拜的象征物。

在中国宋朝时虎是比较主要的题材,所以大多参照那个时期的画作,不过也朝鲜化了,出现在佛教和道教的装饰艺术中。

在十八世纪,老虎大多都被画在纸上,这也就是这个展览名字的由来:“纸上的老虎”。


《老虎与其三只幼虎(局部)》,朝鲜王朝十八-十九世纪作品,纸上彩色画。1999年收入集美博物馆。© Musée Guimet

十七至十八世纪——启蒙时代

在这个时期,朝鲜越来越朝鲜化。是朝鲜王朝的启蒙时代。出现第一批朝鲜风格的生活情景画、风景画,用朝鲜文字创作的文学作品,在此之前只有中国风格的绘画和中国的文学作品。

十八世纪比较稳定和平,在壬辰倭乱(la guerre Imjin)之后,更开放和革新。也是画竹的开始。朝鲜画的竹子或梅枝表达了战争之后宁静平和的世界。

Pierre Cambon说:“在中国画竹有一定的内涵和象征的意义,在朝鲜,则具有浪漫和哀婉的意义。”

后来的郑鄯(1676-1759)喜欢画金刚山主题的画,这个主题是朝鲜传统中非常重要的主题,跟萨满教有关,这也是朝鲜的第一幅山水画。

Pierre Cambon说:“金刚山的主题在民间非常流行。既有文学内涵也有宗教萨满教的意味。朝鲜画的特点恰恰是儒释道的结合,既有规矩又具有幻想色彩,并且有开放精神,有时还可以看到比较抽象的欧洲风格。”

《 Chaek’kori 屏风(局部)》,朝鲜王朝十八——十九世纪作品,六扇屏风,纸上彩绘。Lee Ufan2001年收藏。

神之造化

这个时期在朝鲜绘画中出现了一些神界的动物,如龙和凤凰。

龙是王权的象征,也是主降雨的神,是从中国传来的神话中的灵物。在朝鲜画中一般是非常柔顺的造型,往往在云间。体现着自然界的能量,超自然界的宇宙中的元素的力量。龙最初是王室的象征,在十七世纪时成为广为民间喜爱的图案,经常可见于瓷器上。

另一个神界的灵物就是凤凰,在十八世纪经常出现在瓷器的图案上。与中国的图案相比更清新简洁,色彩非常协调,色调主要是红绿蓝黄的强烈对比,比较鲜艳。

传统上凤凰是在天界和人间传递信息的使者,在落日的余辉下,抚育幼雏时,嘴张得大大的,在画家李禹焕(Lee Ufan)的收藏品中有一幅这样的丝绸上的画,在Varat的收藏中也有一幅作为画纸背景的。


《信使与凤凰》,纸上彩绘,高36,5 cm,宽22cm,李氏王朝时期作品,十八——十九世纪。

十九至二十世纪

在李氏王朝绘画的最后阶段,这是一个动荡变革的阶段。面对现代的变化,朝鲜有自己的绘画规则,传统和儒家理想国的内容,没有太受东北亚的动荡冲击,屏风上的传统主题是十个长寿象征(日、松、鹤、鹿、灵芝、岩石、水、龟、山、云),西王母寿宴,日月辉耀五岳。

《公鹿和母鹿》,屏风元素,纸上彩绘,高78 cm,宽40 cm ,李氏王朝时期作品。

《黄公鸡》八扇屏风,纸上彩绘,高131, 5  cm,宽42, 5cm,李氏王朝时期作品。

Pierre Cambon最后解释说:“朝鲜很接近中国,但不同步,中国放弃佛教的时候朝鲜信佛教,现在韩国崇尚儒教,其绘画中没有像日本画那样阴暗和恐怖的东西,更富有儒雅的氛围。没有像后来的中国绘画那样走向衰落,朝鲜的艺术有忧伤的一面,比较感情化,较少理智分析,可以用忧郁的风格来识别其特点。中国的青瓷憧憬着理想,朝鲜的青瓷找寻的是生活中的柔情画意。朝鲜画并不像有些人认为的是劣质中国画,它是另一种作画方式,从中国画衍生出的另一种绘画形式。可以在画中看到中国花鸟画的主题,在宫廷中可以见到,体现了王室生活、儒家思想和繁荣的景象,体现了朝鲜时代的人对中国文化的向往。”

法国 ── 韩国年从9月18日开始到2016年8月结束。


“纸上的老虎” « Tigres de papier » 展览地址
巴黎集美博物館 Musée Guimet
6 place d’Iéna 75116 Paris
2015年10月14日至2016年2月22日
每天10点至18点对外开放,周二、12月25日和5月1日休息。


 
分享到: 
品·文化东方文化东方文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