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守住陶瓷之魂的匠人

手中守住陶瓷之魂的匠人

手中守住陶瓷之魂的匠人

—— 韩国陶艺家朴钟勋教授专访

 

朴钟勋教授 ©Quanyu/TasteOfLifeParis


触摸着黏土,凝聚生命的热情,营造灵魂的美丽
匠人如此得守护着几千年传承的陶瓷之魂
他的气息将被火拥抱的泥土变成一个生命体
陶瓷,见证了五行际会



陶瓷的典故

从人类开始生活在地球上起,陶器就已存在了。陶土捏塑成形后烧制成生活所需的器具,这应该是文明的开始吧。中国东汉时期在昌南(景德镇)烧制的青白瓷,到唐代时随着“丝绸之路”来到欧洲 。

韩国是从高丽时代开始引进宋朝越窑青瓷并将其继承与发展下来的。烧成淡淡翡色的青瓷,在本土自然文化环境的影响下,渐渐出现了不同于越窑青瓷的特征,釉和胎逐渐变化,器型、纹样也出现差别。变化最大的是出现了象嵌纹样装饰,这是高丽陶工的独特发明,在世界陶瓷之林中独树一帜。

尽管高丽与朝鲜时代的韩国拥有与中国相差不远的陶艺技术,但并未被世界认知。邻国日本原本不懂得制陶,但在16世纪万历朝鲜战争时侵略韩国中大量抓走韩国陶瓷匠,并于日本本土发展起了陶瓷工艺。17世纪末荷兰东印度会社把日产的田烧(Arita)陶瓷输出到欧洲,因此被西方人称为陶瓷先进国家。很久以来具有精湛技术的韩国陶瓷并未得到相应的关注,到了近期才被世界挖掘并出现复活的状态。

在韩国,为了继承青瓷的翡色和寻找失传的朝鲜茶碗的脉络,很多人开始徒步寻找土矿。今日韩国陶瓷包含温故知新或法古创新的意思,因为近代陶瓷并不一定局限在器具制作范围,还涉及到美术与设计,陶瓷创造于是成为“陶艺”。

青瓷 象嵌 云鹤文 梅瓶 ©Goryeo Celadon Museum
 


技术的顶端里就有艺术

为了触摸传统韩国陶艺的脉络,我们找到了朴钟勋教授。对于一本来自法国的杂志的到访,他感到惊奇又欢喜。能把韩国的陶瓷工艺介绍到法国,是他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朴钟勋,檀国大学(Dankook University)在职陶艺系主任教授,韩国茶碗协会会长,康津(Gangjin)陶艺研究所所长。从事陶艺40余年,授艺于韩国陶艺元老金硕焕先生,朴教授陶艺生涯重点放在传统工艺的延承,因此拉坯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份,熟练到一天能拉坯200个。在今天这样的工业时代,陶器手工艺匠人随时面临被机械淘汰的可能,尽管如此他仍一直坚持着徒手拉坯,坚守着手工艺陶瓷文化的最后一块阵地。

©JongHoon Park

制作完整的一个陶瓷作品要经过十分繁复的过程,天时地利人和之理都能在其中反应出来。从黏土配料、拉坯、造型、绘画到烧窑要经过繁琐而细腻的工作,关键还在于最后漫长的等待时间中与火候的配合。

造出一个绝世珍品不仅需要具备精湛的拉坯技术、唯美的设计和绘画,还需要匠人相当大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陶瓷制作中没有天才,只能顺应自然规律,不断熟悉火和土的本性。当周围的气韵、自然的气韵与匠人的气韵达到一致时,才能成就一件传世好瓷。

©JongHoon Park


手工艺术的回归

中国本是陶瓷工艺的发源地,但近年来乡镇城市化后,失去了很多制作土陶的地方。加之中国消费群体的膨胀,手工进度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拉坯手工艺者几乎被淘汰消失。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的经济改革之后,人们似乎才明白过来传统文化的重要性。这时朴钟勋的坚持有了用武之地,他频频被邀请到景德镇学院座客教授,中国四面八方拉坯爱好者涌来景德镇。就在朴钟勋眼看着传统文化日渐失落、感到一筹莫展时,陶瓷的命运又展现了这样的生机,令他十分欣慰。

©JongHoon Park


陶瓷本是为生活而制,现在却多用于艺术装饰。机械工业的发达,再加上西方的造型艺术兴起,传统手工艺与人的生活愈发遥远,朴钟勋决定重新给人带来用手制作的健康茶碗。注入匠人诚挚热情与高尚灵魂的茶碗可以祖祖辈辈传给后代、让人品赏、培养人的艺术情操。他的中国之行一次又一次地印证了这一观点,急迫地想要返本归真的中国人的心态,从购买陶瓷中明明白白表露出来。他认为这就是传统的继续,传统并不一定是把古代的东西按部就班的搬过来,而是结合与现代生活需求,把祖辈们制造一件物品中的本质内涵、精神、自然规律继承下去。他也将不断地如此去创新,坚持到生命的终点。


©JongHoon Park

 

朴钟勋教授 ©Quanyu/TasteOfLifeParis

中国传说中,女娲用泥土制作了人,而人死后又变成泥土。朴钟勋先生亦与他的同仁一样,感受到人与土不同寻常的关系,因此他尝试更深入的认识泥土。在他眼里土是有生命的,所以常常与它说话、沟通。在别人眼里的一个疯疯癫癫的孤独的陶艺家,自己却乐在其中。在触摸泥土中他感悟着人生的事故:他在拉坯时会感到自己也一起在随着宇宙运转。人本从宇宙中来,又回到宇宙中去,人就是宇宙的一部份。宇宙空间中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与无聊的时刻,把自己的心情与宇宙合在一起时,人脱离了感情,不被感情左右的人是自由而快乐,自由的人才可以做出超乎人想像的的艺术品。当对自然、生命的理解不同时,人生也会变得不同,这种认识渗透在朴钟勋教授的每一个作品中。


 

©JongHoon Park

一次不小心把一个作品摔在地上,可又是他非常喜欢的一个,实在不忍心丢弃,就重新把它们拾起来揉捏,有破裂痕迹的地方涂上金边,然后上釉,一个破碎的杯子居然瞬间变得温柔可爱,在这样的重新修正过程中他发现瓷器被完成得更加美丽。人也是如此,人会犯错误、会摔倒,但不断的反省修整后会变得比以前更加灿烂,因为重新站起来的样子会更加成熟和美丽。
 

 

©JongHoon Park

他曾碰到了这么一些拉坯的人——他们看到其他人拉的不好的器具,不批评不嘲笑,闷不吭声得把它们重新修正。这些匠人们默默做事的样子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启示,尽管当今世风日下,老匠人们还是尽自己的努力守护正确的道德规范,令他很有感触。

作为艺术家看到社会问题,他常常为此而思考、烦恼,为未来而担忧。感到当下更要注重的是人文学的发展,所以朴教授收学生的时候首先教的就是人性。今天人们已没有对人的本性思考的余地,但当人们开始学会拉坯制陶时,看世界与自然的眼光一定会逐渐变亮。

 

 

©JongHoon Park


 

品·文化人物人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