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慧与她的世外茶源

曾毓慧与她的世外茶源

茶,生于山野,取天地之灵气,蕴华夏之精髓。 茶的发现与食用起源于三皇五帝时代。陆羽《茶经》中有云:“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此“荼”即为茶。 古时中国,茶必伴于文人雅士,水质如何,几泡才喝皆有讲究。然而如今中国茶文化渐渐消弭,在欧洲大陆更是鲜为人知,所谓的中国茶便是中餐馆的茉莉花茶和功夫茶。 有这么一个人,花了二十年,用模拟品酒的方法教会了嗅觉品味细腻苛刻的法国人如何品茶。她是巴黎左岸一片品茗天地的拥有者,法国人口中的茶主( Maître Tseng)。她,就是曾毓慧。 童年味道 铭记于心 曾毓慧出生在山清水秀的台湾南投,母亲一家从福建安溪迁徙至此,三代传承制作茶叶。三四岁的她常常独自上山,每日徜徉在自然万物的香气中。从山野间流动的清溪,到树上摇曵的果实,从不知名的花朵,到雨后的山林。对于爱美食、爱味道的她,大山简直是一个天然的“嗅味游乐园”。 少年的曾毓慧一天到晚泡在茶园,看制茶的整个过程,着迷地品所有茶叶的味道。 当问起怎样理解茶的时候,她说:“很简单,就是美食啊。” 嗅觉与品味是她与生俱来的天分。她说好茶很香,而且从冲泡的那一刻起,香气每秒都在变化。当日她请我们品尝的武夷岩茶,在茶从闻香杯被倒入饮杯后,当执起空的闻香杯,里面香气四溢,浓郁丰富。我们虽能感受到但完全不能分辨,曾毓慧则随着每一次的香味变化说出来源。 “雨后泥土的味道”、“菌类的味道”、“外婆家的味道”、“森林的味道”、“矿石的味道”⋯⋯每一次的脱口而出都让人惊奇,难怪连巴黎米其林三星的大厨们都对她佩服地五体投地。 独具品位 绝不妥协 九十年代初的巴黎,几乎没有人懂中国茶,有兴趣进茶坊静心品茗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曾毓慧说:“当时来喝茶的记者比顾客多。” 然而,她毫不妥协,从不降低茶叶质量。并以最纯朴的方式,最大限度地让人们注意到最纯净、最珍贵、最丰富也最具内涵的中国茶。 她坚持店内装饰始终如一:桌子和木质台阶由古代遗留下来的木门打造而成,灯罩是她亲手扎纸所作,茶坛也是特别订制,而天平则是真正的古董。一进店,古香古色的气息扑面而来。 就像武夷岩茶一样,浓浓的矿石味道就是它生长的土壤气息。古老的东西都带着它们的源头,不需任何雕琢,就渗透着历史的厚重与文化的淀积。 谈到一以贯之的精神,曾毓慧说:“应该是对茶叶质量的坚持,对艺术的坚持,对完美的坚持,对自己的坚持。” 原来茶养人不止养于外,且养于内。滋养出坚韧而不激烈,随和却不言弃的个性。扎根水中默默舒展,兀自散发淡淡芬芳。 曾毓慧说:“做一件事情,就从头到尾。” 她的店里面有上千种茶叶,单单乌龙就有数百种。为了保证质量,她坚持参与茶叶从种植到完成的整个过程,譬如乌龙茶从茶青到完成,需要从第一天将近中午开始一直不合眼地做到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可谓精心之作方出上等好茶。而相比之下,现在由程序定制的量产茶,则失去了精确的拿捏和手工的味道。 当日,她还请我们品尝了金梅茶,明明是花制的茶却不同于一般的花香。这是特别的玫瑰和茶叶经过五次浸染而成。当初她希望制作出一种入口带有水果香味的花茶,最终找到了甜美荔枝味与甘香栗子味的完美结合。而为了这个味道,她整整找了五年。 随缘而遇 随遇而安 “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u Trois Thés),取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意在随缘而至,抛却尘世喧嚣,静心品茶。 法文中,“Thois Thés”(三茶)的发音与“Trois Ts”(三个字母T)相同,这三个T分别来自于“Thé”(茶),“Tseng”(曾的拼法)与Taiwan。中国古文中,“三”可以代表无穷尽,这就好比她每一年都不断地寻找新茶,源源不绝,年年不同。 从音乐到茶室,曾毓慧从未想过如何声名鹊起。当被问到今后有什么发展规划时,她坦言:“生命中总会碰到不同的人与事,走到不同的阶段。走到哪里,就去做”。 坚持做到自己要求的最高质量,随后就放松心情,随意潇洒。 “尽人事,听天命”,随缘而遇,随遇而安。 外书陶渊明之《桃花源记》,内挥卢仝之《七碗茶诗》。在这独具清韵的世外茶园,将一切喧嚣抛将脑后,悠悠品茗,细嗅芬芳。一杯热茶下肚,眼明润,五内暖,神清朗,意酣然。翩然已神游天外,得失忘怀。不由得执杯视壁而吟:“一碗喉吻润。 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分享到: 
品·文化人物人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