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礼赞--法国香槟区的兰斯大教堂

王者的礼赞--法国香槟区的兰斯大教堂

历史和美酒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历经岁月的洗礼,愈久弥香,让人在饮下的一刻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慨和向往。

 

提起法国的香槟区(Champagne),顾名思义,这里因盛产香槟而闻名于世。依据法国法律,只有香槟地区出产的酒才能称为香槟酒,其它地区出产的类似酒品只能称为“发泡葡萄酒”。离开巴黎向东北方行驶约200公里,沿途可以看到一行行碧绿的葡萄架。当来到位于最北方的葡萄园时,便进入了香槟区。此时,我们当然可以理解您想快点品尝到醇香美酒的急切心情。但如果您认为香槟区只有酒厂和葡萄园,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里久远的历史遗迹正如地下窖藏的美酒一般,值得您细细的品味和亲身的体验。

 

位于香槟区的兰斯市(Reims)是法国的历史文化名城,有“王者之城”的美誉。这里的兰斯大教堂(La Cathedrale Reims)在法国的历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连著名的巴黎圣母院都是仿造兰斯大教堂建造的。公元498年圣诞节,圣雷米主教在兰斯主持了法国第一位国王克罗维的受洗加冕仪式。以后这里便成为历代法国国王加冕,证明自己的权力受神灵认可的圣地。曾先后有超过三十位国王在此加冕,而其中最有名的一次加冕莫过于,1429年圣女贞德护送查理七世来这里举行的加冕仪式。

 

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圣女贞德是法国乡村一位虔诚信奉神灵的少女。她曾倾听到几位大天使带来的“上帝的启示”,告诉她要把英国人逐出法国,并引领当时的法国太子到兰斯接受加冕。当她把自己得到的启示告诉周围人时,连她的家人都认为她疯了。可随着战局对法国一方越来越不利,贞德在一连串的机缘巧合下,真的走上了战场,并领导法国军队取得了多次胜利。1429年,在带领法军解除了英军对奥尔良的围困之后,7月17日,贞德护送查理七世来到兰斯大教堂加冕,完成了神灵赋予她的使命。如今,兰斯大教堂的圣母礼拜堂内有一尊不引人注意的圣女贞德塑像,塑像背后插着贞德曾在战场上鼓舞了无数法国军人的军旗。这样在天主教堂中为平民建造塑像的例子并不多见,由此不难看出圣女贞德在法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也许因为曾经历过皇族加冕的辉煌,也经历过硝烟弥漫的战火。当我们来到兰斯大教堂正面的广场上,面对这幢拔地而起、恢弘壮丽的建筑时,心中涌起的震撼和澎湃正如教堂自身走过的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兰斯大教堂两座标志性的对称塔楼,簇拥着密集而细长的石雕尖顶,沿着浑厚繁复的线条层层延伸,直上云霄,仿佛连接到了天际。教堂内外布满了以圣经故事为主题的雕塑,共有两千多座,耗费超过百年才告完成。特别是教堂正门北侧一尊名为“微笑天使”的雕像,塑造的天使神情甜美动人,堪称是哥特式建筑鼎盛时期的杰作,更成为兰斯市的象征。

 

进入兰斯大教堂内部,分为三层的廊柱高高拱起,在屋顶形成轻盈的尖顶,中间穿插的是华丽的花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军猛烈的炮火让兰斯的很多古老建筑遭到严重损毁。兰斯大教堂一部分珍贵的花窗由于主教事先遣人拆下,得到了保护,但仍有近三分之二的花窗还是无情地遭到战火摧毁。战争结束后,兰斯的葡萄园主和香槟酒商出资重建了彩绘玻璃、大时钟和部分雕塑。为了感谢他们,大教堂的彩绘花窗上绘制了葡萄种植、收获和酿造的图案。在教堂内部的柱头上还有雕刻的葡萄藤叶装饰,增添了更多香槟之乡的特色。

 

在教堂花窗的上方是“国王长廊”,共有56座国王的雕像,每位国王都配备着代表皇家威严的皇冠和权杖。至于为什么是56座雕像,我们不得而知,雕像并没有名字,法国历史上的国王也没有56位之多。最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国王应该是神灵选中的,他们高高的位置,象征着与神之间紧密的联系。如同中国古代的皇帝被称为“天子”,在登基时需要祭拜天地一样,西方人同样虔诚地信奉着“君权神授”。据记载,即将加冕的法国国王们要在节日或者礼拜日的前一天乘马车来到兰斯,下榻在教堂隔壁的主教宫。第二天,主教会来引领他们赴教堂接受洗礼和加冕。而为了证明给百姓国王已经得到了神的庇护和授权,国王们在加冕的第二天要替神灵行神迹,去治愈他子民们的病痛。

 

随着参观者们在大教堂中的漫游,时光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教堂巨大的花窗承接着阳光,让灿烂的金黄色光芒透过斑斓的彩绘玻璃照射到教堂内部,好似世间最绚烂的时钟一般在墙面、廊柱和祷告座椅之间移动,带来了关于生命与永恒的奇幻思索。而当我们准备离开时,不由得想前往这座伟大建筑的设计师于格·利贝热(Hugh Libergler)的墓碑前献上一份诚挚的敬意。他因为自己杰出的贡献,在逝世后得到了安葬在大教堂内部的殊荣。镌刻在墓碑上的利贝热依然虔诚地表达着对自己职业的信仰,右手捧着大教堂模型,左手拿着直尺、三角板和指南针。而此时的兰斯大教堂也正沉浸在夕阳的霞光中,展示着自己一天中最美丽的身影,如一杯泛起细腻泡沫的香槟般,为喧嚣尘世送去珍贵的欢欣和安详。

分享到: 
遊玩法國地域风情地域风情-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