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衣服制作的人生——“风之裳”韩服设计师李英熙

用衣服制作的人生——“风之裳”韩服设计师李英熙

用衣服制作的人生
 

“风之裳”韩服设计师李英熙

李英熙近照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Hanbok 韩服:

韩服是韩国的传统服饰,女性部分由短上衣和长裙组成,男士部分则由上衣和宽松的裤子组成。

历史:韩服的历史要追溯到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时期,最早的痕迹出现在高句丽时代王和贵族们的坟墓壁画。早于中国唐代,韩国的王和蒙古族的公主通婚将唐朝的服饰时尚和对佛教的尊崇传到韩国,这就是韩服的起源。

特性:长久以来,韩服受到时代的影响,上衣长度、袖口宽度、裙子宽度曾有微小的变化,但总体形状不变。材质以丝、绵、苎麻为主,由衣带或袖子的颜色来区分女性的社会地位,或按照年龄、社会地位、季节改变颜色。韩服有着圆满而安静的精神,可以说是韩国的灵魂。

李英熙介绍:

韩国最为知名的韩服设计师,于1976年开设第一家韩服专卖店。在工业很发达的现代,李英熙坚持着传统工艺、亲手自己织布染色,创新性地制造适用于现代生活的韩服。她在首尔和巴黎一共制作过1500套衣服,把传统的韩服用新的方式引入现代社会并创造出了一个高潮。

她自1980年从首尔时装秀开始,逐步进入世界各地的时装秀。1992年品牌开始推出成衣系列,1993年参加巴黎时装秀,1994年在巴黎的Rue du Bac  开了一家旗舰店。她的服装常被用在众多电视剧中,是韩国上流社会女士、世界名人明星的专宠。在2005年首尔举办的的APEC会议上,20个国家的参会首脑统一穿着的韩服皆出自她手。



尔的秋季格外舒适,不浓不烈的阳光洒下来,正是一场轻松下午茶的最佳季节。拜访李英熙的时间恰巧在她举办40周年韩服纪念展结束之际,工作人员仍然在忙碌地拆卸着展品,我则安安静静观看着她的作品。片刻后李英熙女士本人风风火火地走进来,口中直说着久等了久等了,充满活力的样子让人怎么也想像不到是个耄耋高龄的人。

谈起韩服(HanBok)她满腹感想,一开口便是滔滔不绝:从40岁那年开始做韩服起,韩服的美就像命运一样进入她的世界,牵着她不断的往前走,去追求完美和超越极限。晃眼间又一个40年过去,她已经做过无数的尝试,打破了无数的观念,实现了无数的第一次,到80岁了,仍觉得很多事没有做完,一些梦想还没有实现。


经营的是心 不是衣服

李英熙做创意韩服的漫漫长路始于开一家韩服店的想法。因为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布料及颜色制作称心的产品,她便开始亲自动手——找来常用于做被子的绢缎亲手染色,不料就此引发了新时尚,获得了不少人气。

然而在经营过程中,她感到这种绢缎材质虽然触感柔软,但过于垂坠不易使衣服挺阔,不能令人十分满意。于是百般寻找下,她敲定了一种新的布料——欧根纱。欧根纱由真丝编织而成,轻薄且半透明,多用于内衣或婚纱外层。她发现在制作韩服时没有任何一种布料能像欧根纱那样把衣服的形状表现出最佳状态。而且由于是真丝制作,色染方面也表现出众。因此她就这样利用欧根纱玩起游戏,大发异想地开始进行创新。

她在欧根纱里面衬上两层里子,三个颜色重叠在一起呈现出朦胧而梦幻的第三种色彩。这个发明让李英熙欣喜若狂,想就此开发出以欧根纱为主要材质的四季服装,然而新的想法立刻被工作伙伴们一同浇了盆冷水。

裁缝师说,欧根纱太过轻薄缝纫难度太大,就算缝好了锁边也会绷开。为了解决这种问题,她决定使用韩国传统的缝纫法,总的来说就是三次重复锁边。虽然做工繁杂,但是缝制出的韩服干净而高贵。

市场部人员则说,欧根纱之轻薄,穿在四季并不妥当,能见皮肤的透明衣服穿在冬季很奇怪,而在夏天因为是丝绸原料穿了会热,她却依然坚持着。幸运的是,从1980年起韩国经济发生了一个飞跃,家家都增设了空调和暖气,室内冬暖夏凉,因此人们接受这种四季不分的欧根纱韩服也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她制作的韩服很快就被人们一扫而空。

然而有创新就有模仿,当类似的韩服出现在所有韩服售卖店里的时候,人们已不再知道这种美丽的创新者是谁。她心里为此曾有不平,但每逢这种时刻,她就会想起母亲语重心长的一句话“不要在意别人的作为,你自己堂堂正正的活着,真理总会被揭开。”

随着科技的进展欧根纱被制造的越来越薄,用以前的布料两层就可以实现的蓬松裙子,而今则要三层。人工加倍、成本上升,然而追求完美高品质的她,为了衣服的廓形、为了颜色交迭的美感硬是把这些数据抛诸脑后,换来的却是客人的有口皆碑。

许多年过去了,年龄大了,脸上长了皱纹,孙子,孙女们一个个来世上,但李英熙制作韩服时的心态仍然如初,任何事都是亲力亲为,从不托付于人。在西方定制一套服装需要很多程序,而韩服则更为复杂,因其本身色彩丰富,光是上下一套搭配好颜色就要花很长时间,之后要选择的领沿、衣带、袖缘更令人伤脑筋,然而她始终坚持亲自为客人选配这一切。因为她说:“我经营的不仅仅是衣服,是我的心意。”


 

时刻如初

让现代人也穿上韩服是她的梦想,因为有了梦想她才至今奋发的活着。传统韩服虽好,然而因为时代条件、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已经不适合穿在日常生活中。想让韩服的美和精神延续下去就必须做一些突破。

李英熙从传统韩服的设计中发现,其美丽之关键在于色彩,所以设计韩服之前她首先要设计布料。然而现有的布料质感及颜色都不如她意,李英熙就开始亲自动手做样品、让专家们为她定制所需布料。后来她更是干脆上学院进修染色课程。

后来她想起韩国有一种彩条服,多用于童装。源于朝鲜布料紧缺的时代,剩下的碎布大家不舍得扔,就用来制作孩子的衣服。她想将此风格大胆的用在大人服装上。 反反覆覆的色彩搭配尝试、成百上千次的失败与成功后,终于,李英熙的服装系列在巴黎时装秀上成功发布,获得了观众们一致的喝采。每当别人询问她究竟怎样找到这些梦幻般的色彩组合时,她只谦虚回应说这一切都来自于韩国的传统服装。看着以韩国传统元素为灵感诞生的衣服在巴黎时装周上被西人啧啧称赞时,她感慨万分。

卡尔·拉格斐在2016年的Chanel早春系列发布会上就搬上了韩国这一传统素材。



设计从纤维开始

时尚并不只是制造衣服,好的衣服里深含着这个国家的历史深度,而时尚的发达必然牵扯纤维等相关工业的发展。

时装的成衣基础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是纤维,一般时尚发达国家的纤维制造业也相当发达。她曾经十分羡慕日本设计师,因为在日本,国家会出面鼓励设计师制造、使用日本传统布料。因此外国人会通过日本品牌了解日本文化,甚至对日本产生好感,随之加强国家的实力。

每年参加巴黎时装秀的她,常因找不到理想的布料而苦恼,因为在新的秀中她必须拿出新的设计才可以。李英熙开始向欧洲的制布商定制布料,然而拿到手的材质仍然不如人意。

于是她又开始了亲自动手,翻阅古籍学习韩国古代织布方法,甚至尝试直接在布料上画画,再加上双重刺绣,光泽上染法等各种不同的传统手工制布方法。如今“风之裳”的名号就是这么得来的,那些飘逸的感觉其实自古就有,而李英熙让它们重现于世。


让传统复活起来

现在,日常生活中穿韩服的人越来越少,哪怕在婚庆节日中也是借衣的比买的多。她心里常常对此感到非常遗憾,觉的人们太过忽略韩服之美。然而不得不说的是韩服确实令人行动不便。尽管不少人都在尝试改良,一直没有找到最好的答案。


将韩服或者传统文化引入到当今社会是不可能把固有因素照搬过来的。所以她首先想到的是,为什么传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在现代人眼里她仍然如此美丽,寻找到这个藏在背后的本质,然后把这些脉络摊开在现代作品上,才可行的。

李英熙的“风之裳”韩服完全秉承其理念,做现代的服装,同时把韩服的本质和精神呈现出来。因此分明是欧式时尚,但仍然能感觉到韩服的经典美。采访当日她也是穿着自己设计的改良韩服。常有人看着她穿的衣服就要求制作同款,这总会令她感到心神振奋、觉得韩服还有光明的未来。然而所有这一切,李英熙说,都只是她目前对于“今日韩服”能做的最好的解释,并非正确答案,她对此还未停止探索。

李英熙的脑中常常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新想法,她想把它们传达给更广阔的世界里,给更多的人,但命运让她选择了一条非常艰辛的路,一路走来一直是一个人,陪伴她前行的,竟是被誉为韩国国父、已故的金九先生的一句话:“我们的力量即文化的力量,文化的力量能让我们幸福,给别人幸福。我希望我们的国家不要只是模仿它国,而要成为高尚而推崇新文化的根源、目标及模范,从此实现世界和平……”

读着金九先生的“文化国家论”,让她更壮大了对韩国文化力量的自信心。想着尽管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韩服设计师,但就从她开始努力做起她该要做的一切。

在80岁这一年,她仍然有两个梦想:再一次进军巴黎时尚界和在有生之年把韩服的美传播给更多的人。

“李英熙通过她的创作成功地把极致追求无量时间的东方特色和不断追求创新的西方时尚感融合在一起。她打开了闭锁世界的门,让我们去爱,让我们去看,让我们去感受她所创造的世界。艺术家们就这样超越国界地筑成她独一无二的世界。观赏李英熙的韩服不仅仅是一场旅行,那是在梦境中才能感受的色彩,粉红色和灰色似在我们的皮肤上融合,轻薄透明而永不凋谢,明亮层叠的绸纱间有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梦幻韵味,这是外柔内刚的的韩国女性的形象。”
—— Laurence BENAÏM

李英熙的力量在于找寻传统的根,在自然界中找寻到真实的形态与感觉,从材料市场中看到的竹筐、辣椒、人参到寺院中看到的松树,山林随着四季不断演变着,自然就是她的创造舞台,她用儿时看到的色彩和香气来制作绝世华裳。
—— Laurence BENAÏM

森林里有树,
树上有叶子,
城里有人往,
人便着衣裳,
一片树叶摇曳时,
我心随之震颤,
宇宙亦微荡着风之裳,
须臾间城市成为树林的模样。

无法说明的美丽、严肃、温柔让衣服更添光彩。穿上安静而圣洁的韩服的女性,像是于风中孕育而出,在色彩缤纷的空气中。飘荡的丝绸间只有玉和琥珀在银饰品的碰撞下发出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周围。席地而坐的女人的样子像是紫色和金色混合下的一道夕阳。
—— Laurence BENAÏM


www.leeyounghee.co.kr
 

品·文化人物人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