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金剛之心 造方外珠寶

用金剛之心 造方外珠寶

 

訪當代華裔珠寶大師陳世英

 

他曾是一位藝術家,嚮往著身在方外的恬淡人生。一次朋友的引薦,讓他終與珠寶因緣際會。且聽當代華裔珠寶大師陳世英先生為我們講述,那深藏在璀璨珠寶中的泰然了悟。

“「有一句話說『大道無門,唯愛是路。』我經營著一種愛天、愛地、愛萬物、愛人的情懷。」
——陳世英”

 

記 得去年七月,於巴黎初見陳世英(Wallace Chan)先生。他給我們講述了「真空妙有」項鏈的創作過程。他說:「珠寶設計也是一種魔術。因為人用心做人的時候,用心做事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是魔術 師,再不可能的事,心有意志,肯定可以行的。」當時聽來頗感振奮。如今,光陰荏苒,再憶彼時談話,已是新年將臨。海外漂泊已久,對於故土的文化哲思總是飽 含別樣的情懷,更況且是陳先生這般璀璨光耀的英華之見呢!

陳世英先生的人生可謂一段傳奇,他畫過國畫、油畫、素描和裝飾,曾經雕刻過翡翠、 珊瑚,也雕過佛塔的佛像和神鵰。更曾經出過家,又還了俗。後來,朋友帶來一位對他工藝非常欣賞的新加坡人,請他把兩顆鑽石製成一對耳環。陳先生潛心琢磨和 製作,精湛的工藝和設計使鑽石光彩驚現於世,客

戶很滿意。而陳先生也就此開始了他的珠寶製造生涯。

 

「真空妙有」頸鏈,髮晶1顆211.74克拉,中心黃鑽重10.05克拉。項鏈上鑲嵌祖母綠、彩鑽、紫水晶、髮晶。

 

 

品位:您是怎麼和古董、寶石結緣的?

陳世英:以前我到處去找好寶石,很難找,但是即使找不到,我也在每件作品上下很多功夫,把它呈現至最好。慢慢地人們都知道我作品的工藝和創意是有靈性的,那些有好寶石和大寶石的人就來找我,包括很大的拍賣行。所以我想,想做到最好的,想做最好的作品的人,自會有好的東西來找你。

品位:您覺得自己的珠寶最珍貴的價值是什麼?

陳世英:價值的概念是相對的。有些東西,可能要付出巨大的金額來換取,但還是物超所值。有些東西我們沒法為它定價,好像是母親送給你的一枚戒指、一條手鏈,別人給你很多倍的價錢,你會願意賣出去嗎?在這個世界上,情感紀念和精神的價值,遠遠超過金錢的價值。
我希望珠寶的意義可以普及化,達到一個教育後世的功能。我在乎一種心靈上的交流和契合,那是最彌足珍貴的。

「浪裏淘花」肩針,一顆6.68克拉黃鑽,鑲嵌黃鑽、紅寶石、粉紅剛玉 。

 

夢謠天馬頸鏈由一顆35.15克拉的瑪瑙,32.95克拉的海藍寶石、粉紅色碧璽、黃鑽、鑽石、藍寶石和石榴石打造。

 

品位:用東方哲學創作的珠寶和西方的珠寶有甚麼不同?一件珠寶做到甚麼程度您才會覺得滿意?

陳世英:海 納百川,有容乃大。在珠寶的冶金、工藝方面,西方世界功力深厚,我們必須向西方汲取知識,但我也會運用中國的傳統技法,例如中國建築的榫卯技術,把它移植 到珠寶的創作上。如果說,我在說故事,那就是再普通不過的自然的故事、人類的故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花開花落,年代更替,過去就不再來,一件珠寶做出 來,讓當下得了永生。

佛語:「無常才是正常。」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不僅世事沒有規律,世間普通的東西其實也可以完全沒有重覆性和複 製性。比如葉子,比如指紋,完美而充滿變化。我覺得重覆是生產,不是創作。我習慣做到不重覆,每一件珠寶作品,都是對生命的一個交代。人生最多只有三萬多 天,每過一秒就少一秒,我習慣在持續的壓力中再持續為自己加壓,盡力在每一分、每一秒發揮到淋漓盡致。

 

「乾坤日夜浮」吊墜項鏈,由一顆135.4克拉的海藍寶石(世英切割)、紫水晶、鑽石、藍色拓帕石、藍寶石和蛋白石打造。

 

品位:您最後想和讀者分享的人生感悟是甚麼?

陳世英:下一分鐘的成就,建立在這一分鐘的開始。

與陳世英交談如遇久違的朋友,最後他雙手合十與我們道別。

 

© Wallace Chan

 

    

分享到: 
品·文化人物人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