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圣家族》

米开朗基罗《圣家族》

米开朗基罗《圣家族》

作者:周苓

除了《大卫》和《凯西纳战役》,米开朗基罗同时期承接的工作还包括一座青铜的《大卫像》(今遗失),圣母百花教堂委托的《十二使徒像》(后来仅做了《圣马太》粗雕);一座《布鲁日圣母》(注24),两幅圆形的《圣母子》浮雕(注25),还有一幅较知名的《圣家族》(即《多尼圆幅》Doni Tondo ,或称《多尼圣母》Doni Madonna)。

《圣家族》与圣母题材
《圣母子》或《圣家族》题材在文艺复兴时期极受欢迎,纯真美好的圣母子形像令人愉悦,不仅传达圣经寓意,也符合了世人对家庭温馨和谐的愿望;因此常用代表圆满、完美的圆幅创作。

拉斐尔绘制的《多尼夫妇肖像》1505-1506。
米开朗基罗的圆幅蛋彩画《圣家族》,是应佛罗伦斯富商安乔罗.多尼(Agnolo Doni)所托而绘制的。这也是米开朗基罗传世的唯一完成的木板蛋彩画(注26),据推测是多尼为纪念与妻子Maddalena Strozzi的婚姻(1503-1504左右)而作(注27)。这幅《圣家族》远超出当时约定俗成的表现法,再度显示了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原创性。

米开朗基罗的圆幅蛋彩画《圣家族》即《多尼圆幅》Doni Tondo,1505-1508)
首先,人物的安排十分紧密,这一点倒可能是受达芬奇1501年绘制的《圣母子与圣安娜》草图影响(注28)—将几个人物紧密重叠、压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形成更集中、有力的构图。画中以圣母为中心人物,跪坐在地,正转过头将圣婴从后方圣约瑟的手中小心地接过来(一说是圣母将圣婴递给圣约瑟)。这个不自然的扭转姿势,不完全为了达到造形的目地,也具备了宗教的内涵﹕圣母仰望圣婴的眼神,有慈爱也有崇敬,她以庄严的姿态承接了神的托付。圣母的造形也前所未见,她身着古代服饰,并没有披戴头巾或面纱,不但身体健壮,还裸露着一只手臂,可说预告了西斯汀礼拜堂天顶《创世纪》中巨大女先知的形象。整体偏冷的色调,锐利的对比,都与当时社会流行的愉悦、和谐气氛大相径庭。画面质感如雕刻般光滑、冰冷,却也明亮细致,散发着光辉。
圣家族三个人物互相凝视的眼神、扭转的肢体都环绕成封闭的动势,正好配合了整个圆形构图。一道水平方向的石墙将画面隔成前后两个区块:后方裸体人群是约旦河边等待受洗的人们,象征了耶稣到来之前的未开化世界,前方的圣家族则代表了基督降临后的新世界;而在两者间的小男孩,正是未来以洗礼带领人们进入基督教化的施洗约翰。在旧世界,他是唯一仰头望见未来救赎的人物。
这幅圆形作品的木框也十分具有特色,除了精美的浮刻雕饰,还有五个栩栩如生的圣人头像突出环绕在框上,正上方是耶稣,下方是圣徒和天使。一般推测米开朗基罗可能参与或制作木框的设计。

《布鲁日圣母》雕像(1501-1503)庄严静肃。

《塔戴圆浮雕》(Taddei Tondo),1503

《碧提圣母》1503-1505,佛罗伦斯巴杰罗美术馆收藏。
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子作品中,从《梯边圣母》算起,圣母的神情平静肃穆者居多;没有达芬奇式的朦胧笑意,更无拉斐尔的甜美亲切,这或许是艺术家的个性与强烈的宗教情感使然。如《布鲁日圣母》雕像(1501-1503),圣母子二人眉目低垂,庄严静肃,似乎延续了凡蒂冈《圣悼》的悲伤气氛。之后的两块未完成的圆形浮雕《碧堤圆浮雕》(Pitti Tondo)(图)和《塔戴圆浮雕》(Tadai Tondo)(图),则由于其中幼童(耶稣和施洗约翰)的动态而显出较人性的表现﹕如《碧堤圣母》中的圣婴手托着额头,哭丧的脸孔似乎因疲倦而向母亲寻求慰藉;后方的小约翰则报以同情的目光;《塔德圣母》中的圣婴则被约翰抓来的小鸟所惊吓而躲避。小鸟可能和拉斐尔所绘的《金翅雀圣母》中的小鸟有同样的寓意,金翅雀喜欢在荆棘中筑巢,暗示耶稣未来的受难。
此后米开朗基罗少有圣母子的主题,直到为美迪奇家族设计的陵墓(1521-1534)中才再次出现。

《曼彻斯特圣母》,1495-1497。
 
(注24)由布鲁日(Bruge)的慕斯克隆家族为装饰当地圣母院而收购。
(注25) 《碧堤圆浮雕》(Pitti Tondo)和《塔戴圆浮雕》(Tadai Tondo),两幅均因委托人而得名。Tondo 源自意大利文rotondo,原义为圆形。美术名词意指以圆形为基底的绘画或雕塑创作结构,可能是圆形的木板,也可能是在圆框之内构图。文艺复兴时期圆幅画象征完美、圆满,通常用于祝福家庭或婚姻,题材也较为温馨。
(注26)还有两幅木板画被推论是米开朗基罗早年的作品,一是《曼彻斯特圣母》(Manchester Madonna),估计是1495-1497年间在罗马所作;另一件是《安葬耶稣》(Desposition in the Tombe, 1500-1501),目前均收藏于伦敦国家画廊。 近年越来越多学者认同是米开朗基罗的真迹。
(注27)创作时间也可能与拉斐尔绘制Doni夫妻肖像画同时(1505-1506)。
(注28) 米开朗基罗曾经去临摹达芬奇的《圣安娜》, 然而即使临摹他人作品,米开朗基罗也总是加上自己的见解,从新发展,不是完全模仿。

 

分享到: 
品·文化西方艺术西方艺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