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会女王-专访巴黎名媛舞会创办人Ophélie Renouard女士

舞会女王-专访巴黎名媛舞会创办人Ophélie Renouard女士

舞会女王
 

专访巴黎名媛舞会创办人 Ophélie Renouard 女士


维基百科是这样形容巴黎名媛晚会的:“自2005年起,福布斯定义其为世界10大顶尖奢华晚会之一,每年秋季感恩节的周末,它都会在法国巴黎举行。世界上还存在着其它各种形式的名媛舞会,但巴黎名媛舞会声誉最盛、挑选最严格,并且限制人数,是唯一只能凭藉官方发出的请柬入场的晚会。财富不是参加的标志,哪怕坐拥金山,也无法购买请柬并参与到晚会活动中⋯⋯”

带着极大的好奇我们按照约定时间来到舞会创办人 Ophélie Renouard 女士的家:这位年过60的优雅女士拥有着全世界最庞大而不可思议的人脉网,却像邻家太太一样穿着轻便居家的衣服将我们迎进门,一边问候一边招待咖啡,声音轻柔、随和温婉的样子并不似我们臆想的女强人形象,神奇地消除了距离感、让人放松下来。


Ophélie Renouard女士(左)与《品位》杂志主编蔡燕女士合影。©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您是在什么背景下创办这样一个舞会的,当时您的想法是什么?

O.R:当年我在Crillon酒店工作,负责所属集团六个酒店的活动创意。第一次的舞会其实不是实际意义上的舞会,而是高定时装秀,通过名门闺秀穿上高定品牌时装走秀筹集善款。

当时的想法就是办一个高级定制时装秀和慈善活动,从1992年第一次举办的时候就是这个想法。当时的高定品牌比较多。记得第一年的时候有法国哲学名人Bernard-Henri Lévy的女儿,波兰贵族Poniatowski 公主,现在都是出名的人物啦。她们那时每人穿三套高定服装走秀,立即获得了媒体的青睐,慢慢地有人建议舞会今天这种形式,所以我后来就组织了舞会。

品位:这样的舞会好像50-70年代在法国也有过?

O.R:名媛舞会起源于英国,是把名门闺秀引荐给上流社会的一种形式。上流社会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在修道院里接受教育,没有人认识她们。在那里学习做女红,学习各种语言,到18岁的时候就走出修道院,让上流社会认识她们,把她们引荐给女王。一年之中有许多的舞会,家长希望女儿通过这些舞会遇到如意郎君,在当年被嫁出去。这就是真正的名媛舞会的由来。

名媛舞会由当时的高定服装品牌Jean-Patou在1957年引入法国。在1957-1968年间每年举办,后来因为1968年5月反传统的工人学生罢工罢课运动被迫中止。

Zara Fistolera,20岁,来自尼泊尔。尼泊尔王室后裔,人权律师。裙子:Alexander McQueen,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可以想像每年您都会有很多的准备工作,特别是如果想达到完美的结果。您是如何做的呢?您每年都要请20几位名媛,每年的数字都会有变化吗?

O.R:邀请的名媛数变化不是太大,每年在20到25名之间。还会请她们的家长,她们的舞伴;还有三个赞助商:场地、首饰、汽车;还有记者,大部份记者都来了至少10年以上, Vanity Fair USA 和 Teen Vogue这次是第16次参加!我们之间互相都很信任,气氛很友善,我们在一起合作的越来越好。

品位:这些公关的工作需要非常细致地落实,您能跟我讲讲您是什么样性格的人,你工作上有什么习惯或者风格吗?

O.R:我办同样的活动20年啦,我做事情做的还不错。要说有什么秘诀,我很勤奋,总是在想办法做得更好。我对人很有兴趣,我非常认真地听他们的观点和建议。我工作的时候都是早睡早起,每天都做运动,平日都很注意健康,这是我的乐趣,因为我觉得没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了。因为看到家里的亲人生病的样子,我很早就吸取教训,注意了。

品位:您眼中的高雅是什么?这肯定也是您选择名媛的一项标准?您觉得什么是好的品位和风格呢?

O.R:我觉得有教养、高雅是非常重要的。我的童年是在亚洲度过的,我非常喜欢东方的谦逊低调,我也喜欢有品位。名媛舞会是世界上唯一让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穿上高级定制时装的舞会。她们完全变身成窈窕淑女,他们的母亲们说她们的女儿变得更女性化了。至于说风格,那是以后慢慢形成的,今天的女孩子,很年轻的女孩子都很有风格。

Aliénor de Chabot-Tramecourt,19岁,法国人。巴黎最纯正的名门望族的后代,族谱可以追溯到十四世纪。英国华威商学院学生。
裙子:Ralph Lauren,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名媛舞会给人的印象是欧洲贵族的晚会,以往您挑选中国的候选人时,您邀请了中国的红三代、红四代,可以说是大胆的尝试?

O.R:今天我不能再邀请中国政治人物的女儿了,现在不可能了。在新的政治环境下,那些商界和政界人物的女儿不希望在媒体上出现。比如现任国家主席的女儿,两年前我邀请过她,她没有同意,因为对他们不利。明年我会邀请中国很重要的女孩子,但是她们是演艺界人士的女儿,艺术家的女儿,我现在一般找这方面的人选。因为名媛舞会是一项慈善活动,所以应该是令人轻松舒适的气氛,我不想找政界人物的女儿,我更喜欢找画家啊或者其它领域,只要不是政界。

也许是因为在亚洲度过童年,所以很希望邀请亚洲女孩,我的目标也不是仿制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名媛舞会,我一直是想让这个舞会上的女孩子来自不同的领域和不同国度,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独特的东西。

品位:现在中国人也很关注您组织的舞会,我听说您打算在中国举办?

O.R:我是有过在中国举办的打算,但是我选的那些中国名媛们说她们更愿意到巴黎去结识其它国家的俊男才女。

Tara Sackler-Hunt,20岁,来自爱尔兰。拥有爱尔兰和奥地利血统,其家族萨克勒家族2015年被福布斯排行榜排名第16位,是纽约艺术与大学领域最重要的赞助商,如艺术和大学等为一体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哥伦比亚大学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裙子:Pucci,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您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这些候选人的?

O.R:她们的家长跟我的好朋友比较熟。比如您今天说我认识谁的女儿,您跟我讲她是什么样的人,她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我觉得有兴趣,但是这个女孩今年才14岁,那我就把她的名字记上,两年后的一月份,我打开我的名单,我能看到她的名字,我就跟她联系。我就是这样比较超前的准备。我觉得最好的人选就是那些经人介绍的。我非常重视那些跟我推荐的人的意见。

品位:您在选人的时候有哪些标准呢?

O.R:参加舞会有两个要求:第一要穿得进去高定时装, 这个比较麻烦。第二点就是,这个女孩子得有故事可以跟人讲述,让人觉得她很可爱,是一个勤奋的、认真的女孩子,如果是每天去夜总会的我不感兴趣。

 

Iman Perez,16岁,法国人。法国著名演员Vincent Perez和模特 Karine Silla 的女儿,已与Next Management公司签约,活跃于模特界,也是马术达人。裙子:Jean Paul Gaultier,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您为什么把高定服装跟慈善活动结合在一起呢?

O.R:您知道这个舞会代表着法国的形象,法国有很多东西正在颓废,但是高定服装是法国的传统,我也是一点点地了解这个行业,去了解那些手工作坊中的女工们,这是一种文化。经常有人跟我说某某品牌是高定时装,我说不是。在高定行业,有非常具体的标准,那就是一定要全手工制作。高定时装是非常难做的。所以我觉得办一个与众不同的舞会比较有意思,让年轻的女孩子穿上高定服装参加舞会是个不错的想法,因为这是世界上唯一的要求穿高定时装的舞会。而且如果她们是有钱人,他们可以把钱捐给慈善机构,这不是参加舞会的要求,因为是我邀请她们,我不要她们的钱。我是想说她们即使有钱,因为她们都是很年轻的女孩子,所以她们还没有机会穿高定时装,邀请他们参加这个舞会对她们来说也很有意义。

品位:您是如何筹集善款的?

O.R:我发出300张请柬,包括25位名媛的家人,信封中附带一张给慈善机构的表格。我不会接触到善款。她们直接给慈善机构开支票,在舞会当晚,或之前、之后都可以。在英美国家习惯上是您把钱捐给慈善机构,然后由慈善机构出资给组织者。我这里不是,我是由 Payal New York 珠宝,Renault汽车(雷诺汽车),Hôtel de Crillon(克利翁酒店)这三个赞助商出资给我,他们通过赞助这个舞会来获得媒体报导和更多的社会关系。用这三家赞助商的资金,我可以支付舞会的费用和一年的办公费用,所有的旅行费用等等。那些受到邀请前来参加的人,主要是名媛家人捐善款,那些高定品牌、赞助商、记者和曾经的名媛都不用捐赠。

品位:那您能不能讲一下是哪方面的慈善活动呢?

O.R:我找的慈善项目一般都是帮助女孩子,是想让那些条件优越的女孩子帮助处于困境中的女孩子。从2009年开始我们在亚洲设立慈善项目帮助女童入学,给她们提供校服、铅笔,或是付家教的工资,全部都由慈善机构付款。比起说善款的数字,我更喜欢说我们一年为1000位女童提供上学的机会,因为比起其它慈善机构的善款我们数目实在显得微不足道。

Sonia Ben Ammar,16岁,法国人。著名土耳其电影制片人及国际生意人 Tarak Ben Ammar 和 Béata 的女儿,她要成为音乐家和模特。裙子:Chanel,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品位:如果您发现更有意思的项目您会不会改变呢?

O.R:我不是太喜欢变来变去的人,因为我找到一个也是花很长时间的。好多人想参加舞会慈善项目,因为不但可以筹集善款还可以为自己做广告,建立许多重要的社会关系。我想做的一直希望是对女孩子有帮助的慈善项目。

品位:这个舞会结束之后,您希望这些女孩子们在社会上起到什么作用呢?

O.R:许多的参加舞会的名媛都走上了非常成功的人生轨迹,她们建立了家庭,有自己的职业,她们通过脸书和Instagram这样的社交网络跟我们保持着联系,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的消息,她们带给人们的形象是具有美好人生价值观的年轻女性。

Comtesse Victoria et Sarah von Faber-Castell,19岁,来自德国。带着伯爵头衔的两位19岁胞胎姐妹Victoria和Sarah来自德国最古老家族Faber-Castell(辉柏嘉),该家族是知名高档文教用品品牌辉伯嘉的创始与经营者。裙子:Stéphane Rolland,珠宝:Payal New York。©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分享到: 
品·文化人物人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