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籌帷幄 決勝千里

運籌帷幄 決勝千里

初漢謀臣張良


 

在西漢王朝建立和鞏固的過程中,張良用近乎藝術家般的高超謀略,讓劉邦一次次脫離險境,最終成就千秋功業。

 

運籌帷幄 決勝千里 ——初漢謀臣張良

 

五年五月,登帝位不久的漢高祖劉邦在洛陽南宮舉行慶功大典。觥籌交錯間,回顧長達十年的楚漢之爭,劉邦把自己的勝利歸結為善用「三傑」,即韓信、張良、蕭何三人。當提到張良時,劉邦滿是讚歎感激之情:「夫運籌策於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張良的字)。」這就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這句話的由來,它所稱讚的,正是張良作為君王左膀右臂,所表現出的傑出的大局觀和高超的謀略。


張良出身於貴族世家,祖父、父親都是韓國的宰相。至張良時,韓國已逐漸衰落,後被秦國滅亡。失去故國的張良,曾一心反秦。他耗盡家產,策劃了在博浪沙刺殺秦始皇的事件,不幸以失敗告終。這讓張良成為了潛逃的通緝犯,卻也讓他意外遭遇了改變他一生以及天下命運的人。
有一次,張良流亡至下邳(今江蘇睢寧北),在沂水圯橋頭遇到了一位其貌不揚的老翁。這位老翁其實是世外高人黃石公,也就是「張良進履」這個典故中,傳授給張良《太公兵法》的人。這段離奇的經歷,讓張良似乎成為了被上天選中並賦予了使命的人,而他也開始了在天下紛亂的時局中,選擇真龍正主的旅程。據說,在張良遇到劉邦之前,同其他人談《太公兵法》時,沒有人能夠明白他在說甚麼,唯獨劉邦一說便通。這讓張良也不由得感歎劉邦可能正是上天要的那個人。所以,在張良歷經萬難,終將故國韓國復國之後,還是因種種機緣又回到了劉邦身邊,並一直輔佐他登上帝位。


劉邦稱帝的過程非常曲折,可以說是一場典型的以弱勝強的持久戰。擺在劉邦面前的最大敵人正是項羽——一位實力強勁、驍勇善戰,天下公認的英雄。作為首席謀臣的張良,在這場持久戰中,最主要的策略便是為自己的主公劉邦贏得時間。他從劉邦搶先攻入關中腹地咸陽的時候,就開始著手安撫項羽。先是勸諫劉邦不要貪戀秦朝留下的宮殿財寶,以節儉低調的形象示人,既贏得了民心,也向項羽表明自己沒有稱王的野心。隨後,又借助自己同項羽叔父項伯的老交情,去說服項羽放下對劉邦的顧忌,緩和當時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這成為劉邦在赴鴻門宴時平安脫身的一個重要因素,也讓項羽失去了除去劉邦的最佳時機。
鴻門宴放跑劉邦之後,項羽並沒有立即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中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等劉邦方面一系列後續的蒙蔽策略。甚至一度被張良將注意力引到了齊王田榮那裏,轉而大肆進攻東部地區。然而,兩個命中注定的宿敵,終究避免不了在戰場相遇的一天。當劉邦在張良的幫助下陸續降服了自己周邊的各路諸侯,實力不斷壯大的時候,項羽終於看穿他的野心,雙方開始了真正的較量。


公元前204年,在雙方幾度對戰,各有勝負的情況下。兵力佔據優勢的項羽包圍了劉邦所在的滎陽,並多次切斷道路,導致城中的糧食供給不足,這讓劉邦心急如焚,想方設法要解決危在旦夕的局面。首先為劉邦出主意的是謀士酈食其,他誇誇其談地引用當年商湯伐夏、周王伐紂等一系列事例,得出了一個「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妙招」。建議劉邦恢復六國後人的王位,並給予他們印信,這樣就可以面南稱霸,項羽自然不敢再繼續攻打滎陽。六神無主的劉邦正是「急病亂投醫」,沒仔細考慮就趕緊讓人製作印信。
張良此時恰好從外地歸來,進門拜見正在吃飯的劉邦。劉邦一邊吃飯,一邊把酈食其的「高招」告訴了張良。張良聽後,立即否定了這種不著邊際的說法,他拿起劉邦吃飯的筷子,邊比劃邊分析道:「天下的謀臣勇士來追隨您的原因,不過是想在事成後,封得一小塊土地立足。現在您恢復六國,那這些人一定回國去侍奉他們自己的君主,以此來得到賞賜,還有誰來幫助您爭奪天下?況且,目前實力最強的還是楚國的項羽,您封的六國肯定也要去附庸他,到那時您就徹底失去爭奪天下的機會了。」聽到這兒,劉邦再也吃不下去飯,立刻命人把那些印信銷毀。之後,漢軍上下眾志成城,同仇敵愾,終於化解了危機。
這次「畫箸阻封」事件,可以看出張良分析問題、制定策略的方法。他總能通過具體的心理和邏輯分析,準確地抓住事物的本質。正是他的這番話,讓劉邦下定決心在戰場上與項羽正面對決,並一步步走向了勝利。

 

上圖:頤和園長廊彩繪「張良進履」。有一次,張良流亡至下邳(今江蘇睢寧北),在沂水圯橋頭遇到了一位其貌不揚的老翁。這位老翁故意把自己的鞋子踢落到橋下,讓張良下河去撿,撿回來還要給他穿上。張良恭恭敬敬地替老人穿好鞋,卻不知道自己無意當中的善舉,居然會改變一生的命運。原來這位老翁是世外高人黃石公,張良通過了他的考驗,得到了《太公兵法》一書。

 


劉邦戰勝項羽,贏得天下後,在何處建立都城成為首要的問題。當時,漢朝的開國大臣家鄉基本都在東部地區,所以紛紛主張將都城定在洛陽。劉邦對此有點拿不定主意,就詢問張良的意見,張良說:「洛陽雖然有天然的險要,但它方圓不過幾百里,田地貧瘠,四面受敵,不利攻防。至於關中,東面有崤函的險要,西面有隴、蜀的大山區,中心地域廣闊,沃野千里。還可通過黃河、渭水轉運天下的糧食,供都城所需。如果諸侯反叛,又可以順流而下,足以轉運軍隊和軍需物品。」劉邦聽到這番分析,當天就啟駕向西,定都關中。此後的事實證明,張良的遠見卓識為漢朝四百年的基業選擇了一個最佳的舞臺。漢朝至漢武帝時期,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王朝,為兩千年中華文明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儘管立下這樣的汗馬功勞,但張良在劉邦論功行封時,卻十分謙讓。當時,劉邦讓張良選擇富庶的齊國三萬戶作為食邑,張良並沒有接受,而是請求封賞他與劉邦初次相遇的留地(今江蘇沛縣)。他的理由是:自從韓國滅亡後,自己已經是個平民百姓了,能得到今天這樣的封賞,已經很滿足。看到漢朝政權日益鞏固,自己滅秦為故國韓國報仇的願望也已達成,一生別無它求。

此後,體弱多病的張良漸漸過起了隱居的生活,專注於道學,每日修身養性、靜坐調息。看似淡泊遠離了塵世,卻也避開了隨後到來的漢朝清除有功之臣的殘酷政治鬥爭。他從偶然得到的《太公兵法》中學到的謀略智慧,讓他參與完成了開創一個新朝代的輝煌使命,卻沒有讓他就此沉溺在成就與榮耀之中。據說,沒有人知道張良最終仙逝於何處。他用自己一生的傳奇成就了一段歷史的傳奇,讓人滿懷憧憬、遙遙仰望。

 


 

 
分享到: 
品·文化东方文化东方文化-内容